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小姐,要怎麼樣才可以不要離婚?

作者/劉筱雯
 
「小姐我要請問法律服務」。一天傍晚,我的新個案阿明(化名)神情緊張、非常不知所措的找到了我的辦公室。
「我出來以後去找我老婆,我老婆不給我住,她說我們分開來生活,說什麼我吸毒又進進出出這個樣子對小孩不好…」
「我現在暫時住在旅館,一天要650塊錢,現在身上剩下2000多塊,還沒有去找我朋友…」
「那不是跟我生的小孩,可是我們住在一起都有感情了,我只有我老婆跟小孩這兩個親人了,現在她一直要分開,我要找法律服務問怎麼樣可以不要離婚。」
「我們98年結婚的那時候,我每個月都寄錢給她在大陸的媽媽,那個時候她對我很好,我那個時候是在用四號(海洛因),可是她會鼓勵我有吸過毒沒關係,可以改可以努力,她很有耐心,一直都慢慢地跟我一直講,她說她會陪我一起…」
    「我進去以後她八月拿到身份證,就整個態度都不一樣了,馬上就說要離婚,因為我在裡面,遠距調解以後沒有同意離婚,調解委員會就建議我們出來以後再談…」
 
    陪伴傾聽阿明兩個小時後,我協助他到法律扶助基金會與更生保護會尋求法律的諮詢跟居住安置,四天以後阿明再到辦公室找我,跟我說離婚協調庭的結果為協議分居一年,然後他聯絡了進去之前工作的市場老闆,老闆說給他幾天看看是否聘他再工作。
 
    在那之後,有兩個禮拜久,我的個案沒有再回電話給我,也沒再到辦公室找我。
 
    我嘗試打電話給阿明的母親,母親接電話後,說「我不認識他!」,我主動向母親自我介紹,母親才說阿明已經很多年不跟她連絡了,有關阿明的狀況都不清楚也不知道,無法提供中心協助。
 
    科學研究說成癮是一種複雜的疾病,為強迫性行為,有時是無法控制對藥物渴望、尋求,甚至在面對極為負面後果時,乃持續用藥。但接觸許多藥癮個案的經驗告訴我,雖然暫時戒毒或停止吸毒,但大多數的個案仍舊是選擇再次用藥。內心癮頭、朋友影響、意志不堅定、工作或家庭遇到挫折心情不好麻醉自己等等都是常見的理由。在個案的身上我看到藥癮者不被人喜愛的、負面的觀感,如此的核心信念組成一種特殊的敏感化且易受傷害性,當環境是與此相關的核心信念被喚起時,觸發了這些信念且導致憂傷。當他們是孤獨而無助的時候,潛藏於腦中的癮頭,便不斷的呼喚藥癮者。
 
    我心中祈禱下次再見個案時,能夠看到他走出來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