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害怕人群,害怕坐捷運,所以她搭公車來赴約

作者/周莉芬
 
    露露是主動打電話進來求助的,因為她無法停止安非他命的使用,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因此,我們約了面談,但是她說不能在家裡談。露露害怕人群,她怕坐捷運,不感使用大眾交通工具,最後我們選擇在捷運站路邊的行人座椅相約。為了履行她與我的約定,她特別搭公車來,認真地和我坐在路邊談她的故事。
 
    「我的爸爸很愛喝酒、印象中媽媽使用強力膠、大伯使用安(安非他命)、4號(海洛因)、大伯母家裡製毒及印假鈔的、小叔是用安…,如果要改變我的環境就是脫離整個家族吧!從小主要照顧我的是奶奶,生活很快樂也很喜歡上學,當然我的成績也不錯,小學三年爸爸出獄回來後,幸福快樂的生活也慢慢地消失了。」
 
    「直到現在我還不知道為什麼爸爸那麼不喜歡我,爸爸對我很兇,尤其喝了酒更是一陣痛打,聽奶奶說在我還很小的時候,爸爸就想將我送人。在這樣的環境下也連帶著影響到我的功課,成績漸漸變差也越來越不愛回家,上學唸書、下課回家是多麼沉重的事情。小學五年級時,有一天晚上我已經在睡覺了卻無緣無故被酒醉的爸爸挖起來痛打一頓,到底為什麼,表現好或者表現不好,甚至沒有理由,就是一陣打罵。」
 
    「我變得不愛唸書了、考試繳白卷,結果就是老師的打罵,我也不想回家了,那就翹家吧,公園或是朋友家都是我短暫落腳休憩的地方,但是出來混也是要有錢的,跟著一票朋友開始偷竊機車以維持在外生活費用所需。」
 
    「國中一年級過年時,發了酒瘋的爸爸這次竟然拿著開山刀追著我,我終於決定離開這個家了,這時交往的第一個男朋友是藥頭,也因此開始親身使用毒品,K他命是入門藥,為了需要錢過生活便加入詐騙集團CALL客騙錢,又大伯家裡事業龐大需要人手幫忙,有時我也會過去幫忙,這樣的年紀便有如此多的「副業」要經營,想當然爾,上學這件事就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去,通常都是奶奶幫我打電話到學校請病假的。」
 
    「當我20歲時,所有你想到的毒品我都用過了,這時候已經用到4號,而此時的男朋友因積欠銀行卡債為了幫忙他還款,所以我在酒店上班擔任領檯工作,收入好的時候有時一週就十來萬,持續了半年。表面上看起來賺得很多可是也花得很快,在23歲時我竟然為了跟祖母要錢要不到而動手打了她,我驚覺到我怎麼會用毒品用成這樣子,奶奶是對我最好的人,我決定不再用海洛因但卻停不掉安非他命。」
 
    「我心裡不知道怎麼樣就是一直很想再去用安非他命,覺得沒精神沒體力都懶懶地也不想去上班。每日都在家藉故身體不舒服無法工作,日夜作息顛倒雖有安眠藥輔助但過量服藥,我有時一個晚上需要吃到十多顆的FM2仍舊無法正常睡眠,心情顯得煩躁鬱悶,常想著要再使用毒品。」…
 
    與露露談完之後,我想告訴露露的是:
 
    我們都知道藥物成癮是多因聚合的複雜問題,短期監禁也只能靠環境解除生理依賴;唯有看見個案過去生命軌跡的轉折,了解用藥的原因,也許更能看清楚問題的全貌。
 
    雖然妳的狀態我能協助有限,但我很榮幸妳沒忘記當時給妳的提醒,「如果妳真的很想再去用藥,覺得所有方法都試過沒用的時候,也許可以先打個電話給我,我們先談一談妳怎麼了」
 
    雖然我們的會談在捷運站路邊的行人座椅上,不是很理想的地點,但妳認真地說的關於妳的故事,妳又說妳害怕人多的空間所以盡量避免搭乘大眾運輸,但是為了我們約好的面談,所以妳搭公車來,感謝妳對我的信任。
 
    如同妳說的,如果能重來那這一切該有多好,可惜人生真的不能重來,我們能做的就是陪著妳渡過每一次的低潮及資源的提供;妳不壞,在那當下,也許妳只是別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