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怎麼出了監獄,大家都在滑手機?

作者/蔡涵伃
 
    小迪(化名)是一個剛出監幾天的毒品個案,他表示自己入監服刑至今已過七年,當他踏出監獄那刻他呼吸到自由。但是在這次出監後,小迪才發覺養育自己長大的父母已不再年輕,迪媽又同時有心臟病、糖尿病以及腎臟疾病須長期至醫院洗腎,前陣子案母因糖尿病關係讓傷口惡化,導致腳大拇指截肢,而如今腳部又有大傷口讓迪媽行動不便,令小迪十分擔憂,決定暫時待在家中照顧媽媽生活作息,待案母傷口較為好轉方踏入社會尋找工作。
 
    小迪表示這次出監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時覺得社會已跟七年前大不相同,每個人已不再尋求與他人面對面互動,走在街上大家都只對著手機不斷的瀏覽訊息,生活步調變得十分快速。但是,小迪仍表示即便社會變得再多,自己也只能夠努力的去適應這個社會的環境,這七年裡在監獄中思考了很多,當出監時看見年邁的父母時自己僅希望能夠早日融入社會環境,趕緊工作賺錢讓父母能夠減少生活上的壓力,入監服刑七年對小迪來說是漫長且孤單的,監獄裡的環境非常複雜,自己在裡面做最多的便是反省自我,並思考著出監後該如何改變自己。
 
    身為個案管理師我想能夠理解並相信小迪的反省是很重要的,透過一次次的溝通訪視來幫助案主更快適應社會生活步調,同時協助小迪在就業諮詢轉介及就業訓練的培訓,關懷輔導小迪並幫助案主找到生活上的重心,一同找到適合的正向紓壓方式,給予小迪心理支持讓他理解戒毒這條漫長的路並不孤單,身旁的家人都會鼓勵並陪伴著他,幫助個案釐清毒品濫用最根本的原因,我想綜合這一切才是個案管理師真正最重要的職責。
 
    剛開始進入臺北市毒品防治中心這大家庭時,仍然對自己將來要從事的工作一知半解,透過同仁悉心帶領下,實際在實務中協助個案時,才驚覺藥物濫用人數比自己想像中更多,年齡也更加年輕化,透過參與中心各項工作也讓我慢慢地逐步了解這份工作的職責。許多個案主皆反映出一開始會接觸藥物都是因為好奇心所引起,加上同儕的鼓吹,讓自己主動踏出接觸毒品的第一步;或是因身旁友人吸毒,本想幫助同儕脫離藥物的控制,卻連帶讓自己也跟著邁入毒品的誘惑。
 
    我的觀察,大多的個案皆表示「只要靠著意志力」就能夠讓自己脫離毒品,卻未曾思考過為何自己目前仍深陷在毒品的掌控中,這應該是更值得個案們思考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