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真的去走走的詹伯伯

作者/張昭儀
 
    「你好,我們這邊是台北市衛生局啦,定期關心一下伯伯,」我第一次打給詹伯伯的時候,我只知道他在新竹的工地工作,住在工寮裡,紀錄上並沒有其他什麼別的資訊,「伯伯最近還好嗎?」
    「哦,這樣哦,」詹伯伯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我有點不確定他有沒有聽懂我說的話是什麼意思,「謝謝啦。」
    「伯伯不要客氣啦,」感覺到伯伯好像有點不好意思,我盡量活潑一些,「伯伯還是在新竹工作嗎?」
    「是啊。」
    「那現在下班都做什麼啊?」
    「嗯,看電視而已啦,沒有幹嘛,」伯伯的語氣一直都有一種沉沉的、淡淡的悲傷,「有時候覺得,死掉好了。」
 
    我嚇了一跳,怎麼瞬間把我想帶High的氣氛盪到冰點。我詢問了詹伯伯的家庭狀況:婚姻不順利,跟女兒又很少聯繫,其他兄弟過世的、生病的,關係也不堅固,所以現在大部分時候都一個人。一個人工作、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視、一個人睡覺,這幾乎就是生活的全部了。
 
    「那,工作的地方沒有交到新朋友嗎?」我問。
    「那裡沒有人啊,只有我跟我老闆,各做各的,不會一起。」
 
    詹伯伯說他跟老闆的關係不錯,工作上很契合,是很不錯的老闆,但是並不是會聊天的那種朋友關係。
 
    我覺得詹伯伯是寂寞了,這麼空曠的生活裡,賺了錢也沒有人需要他照顧,生活裡的空白只有用看電視來填補,就算大聲喊叫有不會有人聽到。詹伯伯大概也不是真的想放棄人生,那句「死掉好了」應該只是一種說明目前的人生沒有什麼可以留戀的感覺。
 
    陪詹伯伯聊了一個多小時,就是說說生活的小事、問問他的感覺,陪他計畫一下休息的時候。在掛斷電話前,我留了我的電話給他,也跟他約定下次聯絡的時間,建議他可以去看看女兒、多到外面走動。
   
    真沒想到,他真的去走走了。
 
    「張小姐,我上次想說假日沒事就出去逛了一下,但是人又多又不知道幹嘛。」
 
    我在電話這頭笑出聲了,天啊,詹伯伯也太可愛了。我依然陪他聊了將近一個多小時,詹伯伯其實不太會講話,幾乎是等我發問,然後再回答。他會回答地很詳細,好像想讓我知道每個細節那樣。
    幾次的聯繫後,我也收到好幾次來自詹伯伯的好消息,比方說他的女兒也到新竹了,目前在做網拍,他還學用FB幫女兒拉客人;他的前妻來找他了,他感覺挺開心的;他也開始會主動問我問題,像是他在做假牙的費用能不能補助之類的。也許一切就這麼巧,讓我可以這樣陪著他一步一步走往陽光的方向,讓我看到他的改變。
 
    雖然不是每次都這麼剛好,但是遇到願意讓我陪伴、願意信任我的詹伯伯,也讓我在個案輔導的這條路上有更多力量,陪伴下一個寂寞的、徬徨的、不知道方向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