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像個孩子般無助的老爸

作者/詹豐銘
 
    那天下午4點多,接到一通戒成專線來電,電話的那頭傳來一位男性的聲音詢問著有關戒成專線可以提供怎麼樣的協助。他的語氣充滿刺探與無助感,一再表明他只是幫朋友問並提醒我不要問太多私人問題,當下我馬上意識到他的不堪。
 
    從藥物、成癮…大約聊了1個多小時、他才放下心防,他說其實是自己的小孩出事了,只是想打來問看看而已,跟我留了電話號碼與聯絡方式,並用命令式的口氣說我現在有事改天我再打來找你。當下我知道,這位爸爸還有很多東西想要知道,只是現在的他還沒做好準備怎麼面對,就像身處汪洋中的大海找不到上岸的方法,只看到這根浮木(戒成專線),他需要確認這根浮木可以幫他多少,是否夠他撐到岸邊?他才決定對我說出他的故事。
 
    隔一天早上9點多,這位爸爸又打來了,他說他跟他太太商量很久,決定還是請中心幫忙,於是我跟他們約了面談,爸爸也一口氣答應說下午過來,下午來的時候爸爸看起來很像個軍人正氣凜然,看上去年紀大約50歲上下,媽媽慈眉善目感覺是個好人家出身的小姐,談話間感覺雍容華貴,年紀跟爸爸差不多,但是只有爸媽來孩子沒有來,我問了爸爸孩子今天怎麼沒有來,爸爸轉移話題沒有正面回應我。
 
    接下來會談時,爸爸也是不敢直接問吸毒的問題,總是習慣拐個彎來試探,反倒是媽媽直接說出現況,所以爸爸數次生氣怒罵媽媽叫他閉嘴,所以我花了30分鐘,一邊組裝媽媽片段的話來得知他們背後的故事並同時讓爸爸卸下心防,我放手讓他問他想要知道的一切,而且知無不達回了爸爸無數個問題又過了30分鐘,接下來爸爸沒有那麼防備了!我就直接破冰,直說:「爸爸我知道你想要問的東西,但你如果無法打開天窗說亮話,那是幫不到孩子的。如果相信我,就直接說吧!我會盡我所知與所能來幫助你」
 
    沒想到,這位爸爸的反應卻是說:「這邊會錄音嗎?要收費嗎?你怎麼那麼好心?幫忙別人都不用求回報嗎?」
   
    我笑著對他說:「這是中心的業務,我們也幫過很多像你一樣的家庭與孩子。如果願意,你可以直接告訴我現在孩子發生的事情嗎?我不是想要挖你蒼疤,但我需要了解才有辦法來協助您們。」
    接著爸爸沉默並思考了一下,才說好吧!我的小孩是男同志,今年大一,現在還在加護病房,因為在摩鐵轟趴吸毒後,藥物過量中毒所以送到醫院。醫院通知我們才知道孩子有用藥的狀況,所以昨天我很生氣也很沮喪不知道怎麼辦,他也想將其他玩藥的小孩報警全部抓起來送去警察局……」
 
    爸爸終於說出了內心話,並說著知道孩子的情況後他有多難過,他們是「正常」且健康的家庭,怎麼孩子會變成這個樣子呢?他開始自責想,要找出讓孩子變壞、變不一樣的原因,我又花了30分鐘讓他了解並且接受孩子的情況,推究或是責罵是父母一定有的情緒,知道孩子有吸毒又是男同志這種打擊也不是誰都可以一天內就接受的,我希望之後有任何的問題都可以再協助你們,但現在主要還是幫忙你們接受眼前的一切,不是嗎?
 
    接下來我們又聊了快30分鐘,爸爸終於開始有了今天第一次微笑,而且是發自內心的那種微笑!這時候,他看起來不像是一個爸爸,反而像個靦腆的大男孩。之後我跟爸爸加了LINE,並給了爸媽一些資源與技巧,出院後的那一個月,我們都還有訊息往來,我也鼓勵他們加入教會或宗教得到一些安定的力量,並多從事一些正向活動。
 
    後來爸爸加入教會後還有再回來找我,再次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個慈眉善目的父親了,原來第一次見面的態度與表情都是因為當時的無助所導致的武裝防備,詢問他跟小孩的近況,聊天中看著他微笑的表情,我知道他們現在一切都平安喜樂。
 
    離開時,他只跟我說一句:謝謝你,然後給我一個深深的擁抱。在那個擁抱裡我感覺到快樂的溫度,那個溫度一直從爸爸的身上透過來讓我感覺到一股發自內在的快樂!